蚂蚁集团上市 相互宝成为绊脚石?三重尴尬可能引发“被剥离”!

  原标题:蚂蚁集团上市,相互宝成为“绊脚石”?三重尴尬可能引发“被剥离”!

  来源:A智慧保

  曾经搅动保险市场的相互宝,如今却可能成为蚂蚁集团整体上市的一大障碍。10月21日,蚂蚁集团披露的科创板上市招股意向书显示,要么将相互宝整改得满足合规性要求,要么从蚂蚁集团业务中剥离。

  10月21日,中国证监会正式宣布,同意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当晚,蚂蚁集团随即披露科创板上市招股意向书,并公布科创板股票简称为“蚂蚁集团”,显示代码“688688”。蚂蚁集团A股计划正式敲定。

  随着招股意向书的披露,蚂蚁集团对相互宝的“态度”也公之于众。“如因各种原因相互宝无法满足合规性要求,不适合蚂蚁集团作为上市公司继续经营,则蚂蚁集团将剥离相互宝业务”的安排,预示着相互宝的未来具有着更大的未知性。

  相互宝遇尴尬!

  蚂蚁要“割肉”? 

  一块石头,搅动了一池春水。然而,时过境迁之后,留下的还是平静的湖面与被淹没的石头。

  2018年10月,相互宝的前身“相互保”上市后,引起市场哗然一片,或欢呼、或质疑、或参与、或“观战但无论如何,相互保在大流量平台蚂蚁金服的牵引下,迅速闯入人们的视野。上线一个月,2000万的用户着实惊吓到了传统的保险公司。

  与此同时,另一家流量巨头与另一家互助保险公司的合作,也在“观战”中加入到网络互助中。然而,这一场看似热闹的繁华,却在一片质疑声中草草收场。

  此后,相互宝正式诞生,加入的成员,也变为网络互助的会员。截至目前,相互宝会员已超1亿人,堪称中国市场上拥有会员最多的网络互助平台。但对于相互宝的争议,却远远没有停止。

  直至蚂蚁集团要上市,市场才看到了蚂蚁集团对于相互宝的态度:

  ○ 相互宝,可能面临各类监管和业务风险。

  ○ 考虑到相互宝并非受适用法律法规监管的、规范的保险产品,其运营主体也并非保险业持牌机构,为了确保相互宝业务平稳运作,切实保护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公司将采取积极措施严格防范风险,并和控股股东一起依据承诺承担相应的风险兜底责任。

  ○ 如因各种原因相互宝无法满足合规性要求,不适合蚂蚁集团作为上市公司继续经营,则蚂蚁集团将剥离相互宝业务。

  ○ 如因各种原因相互宝无法满足合规性要求,不适合蚂蚁集团作为上市公司继续经营,而蚂蚁集团决定剥离相互宝的情况下,采取各种措施自行或促使第三方承接相互宝。

  毕竟,蚂蚁集团的上市梦,不能被一个相互宝拖累。因此,为了上市,蚂蚁集团宁愿“割肉”。

  “被剥离”的第一个尴尬

  监管空白

  监管,网络互助目前最大的尴尬,或许也是蚂蚁集团要剥离相互宝的最根本原因。监管归属的缺失,一直是网络互助难解的一道题。

  其实,对于网络互助,自2018年底就时不时掀起行业的热议。这个基于“社会公益”而诞生的互助市场,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而不断壮大,如今已出现与保险“并驾齐驱”的势头。但不同于保险的本质,也让网络互助一直游走于监管的模糊地带。

  “目前,该类互助项目尚不作为保险产品被监管,但是不排除未来监管机构对类似相互宝的产品实施监管,从而增加相互宝产品合规的复杂性并大幅提高合规成本”,蚂蚁集团对于互助的认知,出发点依旧是互助的“监管空白”。

  此前,银保监会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局发表了一篇关于《非法商业保险活动分析及对策建议》的文章,击中了很多非持牌机构经营保险类业务的痛处,其中就包含那些曾经与保险“一线之隔”的网络互助。

  在文章中,监管表示

  最近一段时期野蛮生长的网络互助平台,本质上具有商业保险的特征,但目前没有明确的监管主体和监管标准,处于无人监管的尴尬境地。

  网络互助平台会员数量庞大,属于非持牌经营,涉众风险不容忽视,部分前置收费模式平台形成沉淀资金,存在跑路风险,如果处理不当、管理不到位还可能引发社会风险。

  监管制度的空缺,是市场对于网络互助的最基本的质疑。“无主管、无监管、无标准、无规范”的“四无”状态,让网络互助成为一个游走在监管边缘地带,但又不受控制的“孩子”。或许,正是基于这样尴尬的处境,蚂蚁集团想要顺利上市,不得不进行一次抉择。

  “被剥离”的第二个尴尬

  分摊暴涨引质疑

  消费者的争议,或许是蚂蚁集团要剥离相互宝的第二个原因。

  据此前蚂蚁金服研究院发布的《网络互助行业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显示,2019年我国网络互助平台的实际参与人数为1.5亿人,预计2025年将达到4.5亿人,覆盖中国14亿人口的32%左右。其中,在这1.5亿人中,就有1亿左右的群体是来自蚂蚁金服的“相互宝”。

  偌大的客户群为什么要剥离?原因或许要追溯到相互宝的分摊,以及由此引发的分摊暴涨争议。

  白皮书显示,多数消费个体加入相互宝的原因,大部分还要归到“便宜”这方面。数据显示,70%的参与者认为,网络互助给自己带来了“保障和安全感的提升”。为了提高保障,53%的参与者会为家人加入互助计划。

  当收入低、购买商业保险感觉贵的时候,很多人便将这份希望寄托于相互宝。“每个月1块多的分摊可以接受”的想法,促使相互宝的客户群越来越大。但随着分摊数额的增加,有人开始“不满意”。

  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相互宝8月第1期和第2期的分摊金额分别为4.17元和4.11元,较此前分摊金额出现了快速增长。而2019年总分摊金额为29.14元,但2020年前8个月,其分摊金额已达到53.27元,接近2019年一整年的两倍。

  快速增长的分摊额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曾经承诺的分摊不会快速增长,不算数了?”很多人提出了疑问。

  虽然对于质疑,相互宝回应称,是因为“相互宝的总人数不断增加,患病成员人数也在相应增加。用户加入相互宝后有3个月的等待期。等待期内患上重疾是不符合救助规则的,所以前期的救助人数会相对较少。等待期过后,患上重疾并且符合救助规则的成员数会变多”。

  但这仍未阻止市场对分摊快速增长的质疑。

  “被剥离”的第三个尴尬

  未来存在不确定性

  其实,从第一个互助平台开始,基本都是自发形成的。后来,逐渐有了系统性的发展。但对于这些互助平台上的“会员”,如何管理、如何进行下一步的经营,很多还未有明确的思路。

  直到以“保险”之名,开始转化、下沉这个潜在的市场客户群,才有了新的发展方向。如水滴有了水滴保险,轻松筹有了轻松保,互助平台扩展到保险平台,但这也仅是起步而已。

  试想这些人为何加入互助?如果让其转化成保险客户,转化率有多少?不确定的未来,令互助的前景更迷茫。

  网络互助究竟能给蚂蚁集团带来哪些负面或正面的影响,目前很难下定论。为此,蚂蚁集团在招股意向书中也表示:

  随着相互宝规模的增长,公司可能会在处理大量互助金申请过程中出现错误,从而损害公司的业务、声誉、财务状况或经营成果。如果无法及时准确地获得参与者的信息,公司可能无法及时发放互助金,或在尚未获得足够支持性文件先行发放,从而损害公司的业务、声誉、财务状况或经营成果。此外,如果互助金支出增加,参与者可能拒绝支付被分配的互助金金额,相互宝需要额外的资金支持以支付互助金申请。如果参与者分摊的年费持续增加,部分参与者可能决定退出该项目,从而对相互宝的运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或许是基于对相互宝未来经营的不确定性,蚂蚁集团在上市后的“严选”,才会考虑剥离相互宝。

责任编辑:张缘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