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元医药IPO过会:应收持续攀升、专利问题仍是焦点

  专利争议是否适用于“安全港条例”?子公司股权低卖高买背后有哪些隐情?

  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郑新

  1月8日,上交所发布科创板上市委2021年第3次审议会议结果公告,上海皓元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皓元医药”)首发获通过。皓元医药拟本次计划公开发行不超过1,860万股,募资6.5亿元,保荐机构为民生证券。

  据《每日财报》了解,皓元医药是一家专注于小分子药物研发服务与产业化应用的平台型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业务包括小分子药物发现领域的分子砌块和工具化合物的研发,以及小分子药物原料药、中间体的工艺开发和生产技术改进。

  值得一提的是,这已经不是皓元医药第一次上会了,在2020年11月9日上交所发布消息称皓元医药科创板IPO遭暂缓审议,此次是皓元医药第二次上会。幸运的是,这次公司成功上市。

  应收账款持续攀升,销售费用率居高不下

  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皓元医药营收分别为1.74亿元、3.00亿元、4.09亿元、2.49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500.69万元、1841.42万元、7342.96万元、4518.85万元。营收净利润均呈现上涨的趋势。

皓元医药IPO过会:应收持续攀升、专利问题仍是焦点

  但是我们注意到,公司应收账款呈现上升势头,这对公司健康经营不利。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皓元医药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2242.54万元、4126.96万元、5517.58万元、7716.77万元,应收账款账面净值分别为2126.19万元、3899.19万元、5216.27万元和7269.82万元,占当期营收比重分别为12.22%、12.99%、12.75%和29.22%。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皓元医药应收账款占比快速飙升。

  存货周转率方面相对欠缺。报告期内,皓元医药存货金额分别为9262.18万元、1.19亿元、1.50亿元和1.73亿元,占公司资产总额比例分别为48.32%、39.13%、27.65%和27.64%,占公司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53.55%、46.99%、35.29%和36.20%。

  可比上市公司存货周转率均值分别为2.01、2.13、2.08和0.93,皓元医药同期存货周转率分别为1.26、1.37、1.30和0.68,其存货周转率低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

  另一方面,公司的销售费用居高不下。报告期内,皓元医药销售费用分别为1856.44万元、3225.02万元、4714.24万元、2473.64万元。公司销售费用率分别为10.67%、10.74%、11.53%、9.94%,远高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销售费用率4.05%、3.32%、3.10%、2.69%,在可比上市公司中最高。

皓元医药IPO过会:应收持续攀升、专利问题仍是焦点

  对此皓元医药对《每日财报》表示,公司销售费用较高,具有合理性。皓元医药称,公司的销售费用率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主要原因一方面是公司分子砌块和工具化合物业务面向客户群体众多,订单处理量大,需要较多的销售人员,职工薪酬金额和占比较大。

  另一方面,公司在Google、Baidu等知名互联网平台进行分子砌块和工具化合物产品的线上推广,线上推广的模式也导致销售费用率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IPO一度遭暂缓,专利权问题引质疑

  2020年11月9日,据上交所公布的结果显示,皓元医药IPO遭暂缓审议。在审核会议上,上交所主要对皓元医药提出两点意见。

  一方面,公司的分子砌块和工具化合物业务涉及第三方专利期内产品,公司认为该行为属于各国专利法保护例外规定的不视为侵犯专利权的行为,上交所要求其说明具体法律依据。

  另一方面,上交所要求公司针对未获得授权并处于第三方专利期内的分子砌块和工具化合物产品销售予客户的情形,说明其是否符合《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试行)》规定的发行条件。

  据皓元医药披露的回复内容,为规避风险,公司的境内官网将不再展示未取得授权的第三方专利期内产品,相关产品仅在线下与满足条件的特定客户群体沟通接洽后接受订单。

  而在皓元医药的现有产品中,涉及第三方专利的分子砌块和工具化合物收入占比为15.27%(2019年),比例并不低,这对未来收入稳定性的影响也值得关注。

  目前皓元医药的质疑声之一则是“安全港条例”能否成为其专利问题的避风港。公开资料显示,目前皓元医药自主合成的分子砌块和工具化合物超过了10000种,自主合成的工具化合物种类为2600种,完全工艺研发并延伸为原料药及中间体的产品超过100种。

  而其评估申请并取得授权的发明专利29项,其中工具化合物合成方法专利9项,占发行人工具化合物产品种类比例仅为0.09%。自身专利上的不足,导致不得不使用其他企业的专利,这其中就会牵涉到皓元医药是否构成侵权的问题。

  从营收上来看,皓元医药2017年-2019年,其分子砌块和工具化合物业务收入分别是8125.49万元、15063.79万元、23568.29万元,一旦出现纠纷,对公司就是重创。

  而皓元医药用了“安全港条例”来解释了专利侵权方面的问题。在《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中的确有提到,“专为科学研究和实验而使用有关专利的”不视为侵犯专利权。

  而在皓元医药的招股书中,也有明确提出公司工具化合物的销售是面向制药厂商、科研单位及院校等,作为其进行科学研究以及药证申报使用。皓元医药出售的并非是成品药,而是一种用于研发的试剂,虽然面向的是科研单位等。

  但毕竟对于企业本身来说是一种具有实质性的商品,并且通过这种商品的出售获得了不小的利益,所以到底是不是完全适用于“安全港条例”,仍需打一个问号。

  供应商股东存风险

  皓元医药所存风险不仅限于专利争议上,市场关于其供应商、股东均存在一定的质疑。据招股书所显示,在2017年到2020年上半年,山东邹平大展为其第一大供应商,累计采购金额达到了0.97亿元。但这家公司曾因借款互保造成违约,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对此皓元医药向《每日财报》表示,山东大展曾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主要系借款互保造成的违约。在此期间,山东邹平大展为公司提供的生产加工服务未受到重大不利影响,能够正常交付相关产品。

  其实不仅是这个供应商,皓元医药的供应商之一杭州欧内医药科技目前已经处于注销状态,安徽实特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社保缴纳人数为0。除供应商让人不省心,皓元医药的股东股权也存在被冻结的风险。

  据招股书显示,皓元医药共有19名股东,其中新余诚众棠持有皓元医药2.66%的股权,位列其第十大股东。

  但据《杭州市公安局拱墅区分局协助冻结/解除冻结财产通知书》显示,新余诚众棠主要有限合伙人实际控制人韦杰控制的金诚财富集团有限公司涉嫌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立案调查,新余诚众棠持有的皓元医药股权全部被冻结,这也让人怀疑这是否会对皓元医药的上市产生影响。

  对此皓元医药向《每日财报》表示,新余诚众棠仅持有公司2.6578%的股份,该等股份被冻结不会对公司控制权的稳定性产生重大不利影响,不会对公司IPO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皓元医药与子公司甘肃皓天之间的买卖也充满了谜团。在2018年的主要供应商采购名单中,甘肃皓天化学科技有限公司位列第四,其采购金额达395万。值得注意的一点是,甘肃皓天曾是皓元医药的子公司。

  皓元医药在新三板挂牌前,持有甘肃皓天83%的股权。2013年,皓元医药以83万元的价格将其所持有的全部股份转让给甘肃皓天的创始人薛吉军,而2015年其又以近5000万的价格获得甘肃皓天13.18%的股份。

  也就是说皓天医药在当初以83万的价格“贱卖”了甘肃皓天的股权,随后却又“豪买”其股份。这一买一卖之间也被市场质疑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的嫌疑。

  但皓元医药却表示,其余与甘肃皓天之间的价格公允,不存在向甘肃皓天实控人薛吉军输送利益的情况。

  皓元医药之所以再次参股甘肃皓天,是由于在进一步向下游拓展产业链以及满足公司的原料药及中间体业务的产能增长时,购置土地和园区整体环评批复的时间晚于预期,造成公司在短期内无法达成建成达产。而甘肃皓天的工厂已经处于建设当中,才会通过投资的方式达成合作。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