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视科技备战科创板:曾因人脸识别遭质疑 剔除补贴仍亏损

  文|贝多财经 多客

  原标题:旷视科技备战科创板:曾因人脸识别遭质疑,剔除补贴仍亏损

  在港交所IPO失利后,Megvii旷视科技将目标转向了上交所科创板。

  1月12日,北京证监局备案的公告显示,旷视科技正在接受中信证券上市辅导,拟以公开发行中国存托凭证(CDR)的方式在科创板上市。根据辅导材料,旷视科技与中信证券于2020年9月签署了辅导协议。

旷视科技备战科创板:曾因人脸识别遭质疑 剔除补贴仍亏损

  早前,曾有媒体报道称,旷视科技可能会向科创板递交上市辅导申请,最后以“A+H”的方式同时登陆A股市场和港股市场。不过,旷视科技方面则表示,“不予置评”。

  CDR上市已有先例

  贝多财经了解到,旷视科技曾于2019年8月在港交所提交招股说明书,准备在港交所挂牌交易。因超过6个月未有进展,旷视科技在港交所的申请状态为“失效”,代表着其在IPO搁浅。

  在征战港交所失利后,旷视科技曾于2020年2月份回应称,上市进程仍在正常推进中,正在更新材料。但截至目前,旷视科技并未在港交所再度更新招股书。此前,曾有知情人士称,旷视科技已于2019年通过聆讯。

  2020年4月,旷视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EO印奇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称,“对上市其实没有那么在意,有很多永远都没有上市的企业也非常优秀,旷视当时提出上市的想法,更多还是把企业管理和企业品牌上升到下一个阶段的诉求。”

  而今,旷视科技选择以公开发行CDR的形式在科创板上市,宣告重启IPO。这也意味着,旷视科技可能并未放弃在境外上市的方案。就目前来看,旷视科技仍有望同时在“A+H”市场上市。

  事实上,科创板已经有一家CDR上市公司——九号有限公司(下称“九号公司”,SH:689009)。同时,九号公司也是首家注册地在境外的红筹申报企业、首家存在协议控制架构(VIE)并实现CDR上市的公司。

  如若顺利,旷视科技或将成为第二家在科创板IPO的CDR上市公司。

  人脸识别引争议

  资料显示,旷视科技是一家人工智能企业,成立于2011年,主要提供人脸识别解决方案、智能物流解决方案等。

  根据旷视科技此前在港交所递交的招股书,2019年上半年,个人物联网解决方案、城市物联网解决方案以及供应链物联网解决方案收入分别为2亿元、6.95亿元和4697万元。

  在个人物联网领域,旷视科技为供应商提供云端身份验证方案 Face ID,客户包括小米、阿里巴巴等。根据灼识咨询报告,按2018年收入计算,旷视科技是最大的云端人脸识别身份验证解决方案提供商,占据超过60%的市场份额。

  值得关注的是,2020年9月,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在公开场合表示,曾在早期帮助旷视科技找了包括美图和蚂蚁金服等合作伙伴,“让他们拿到了大量的人脸数据,并在随后的摸索过程中找到了几个有价值的商业化方向。”

  一时舆论哗然。随后,蚂蚁集团(蚂蚁金服)、旷视科技以及李开复均进行了澄清。尽管蚂蚁集团、旷视科技坚称人脸数据及用户隐私不涉及共享和传输,但依然引起了网络上对于人脸数据安全性、人脸识别使用边界的讨论。

  此前,陌陌推出的换脸软件ZAO曾通过AI人工智能技术将电影或者电视剧片段中主角的脸进行替换形成新的视频,但也暴露了隐私泄露、肖像滥用等相关安全问题。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指出,个人生物特征如虹膜、人脸、指纹等的保护,都还未被写入现有法律。对于信息保护的责任主体、边界,信息的使用、处理和销毁,法律都未具体规定。

  朱巍认为,在这种背景下,人脸识别技术公司必须让用户对风险有知情权。

  被指提前套现12亿元

  根据公开信息,旷视科技已经完成了9轮融资,总计融资金额达到13.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0亿元)。完成多轮融资后,旷视科技的估值也达到了113.92亿美元,约合800亿元。

  根据旷视科技此前在港交所递交的招股书,蚂蚁集团通过API Investment持股比例为15.08%,为其第一大机构股东;阿里巴巴通过淘宝中国持股比例为14.33%。据此计算,阿里系合计持股比例为29.41%。

  除了阿里巴巴及蚂蚁集团,启明创投持有旷视科技0.59%股份,富士康持股1.58%,高德地图创始人成从武持股2%,李开复的创新工场持股1.23%,联想集团持股1.17%,阳光人寿保险持股1.13%,还包括国有资本、海外主权基金等。

旷视科技备战科创板:曾因人脸识别遭质疑 剔除补贴仍亏损

  作为创始团队成员,印奇持有旷视科技8.21%股份,旷视联合创始人兼CTO唐文斌持股5.9%,旷视联合创始人兼副总裁杨沐持股2.72%,高管及员工激励计划持股比例为11.76%,创始团队及员工合计持股约29%,低于阿里系的持股。

  贝多财经了解到,因旷视科技存在AB股设计,其控制权仍掌握在管理团队中。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旷视科技融资获得资金34.51亿元时,其中7.35亿元用于回购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3.8亿元用于回购普通股。2019年上半年,旷视科技融资获得资金39.69亿元,偿还借款9500万元。

  有分析认为,上市前夕,旷视科技的创始团队已套现了3.8亿元。同时,部分资本也收回了接近8亿元投资。不过,旷视科技方面并未给予解释。

  剔除补贴后仍亏损

  业绩方面,旷视科技2016年、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6780万元、3.13亿元、14.27亿元及9.49亿元,分别亏损3.43亿元、7.59亿元及33.51亿元及52亿元,三年半的时间合计亏损约百亿元。

旷视科技备战科创板:曾因人脸识别遭质疑 剔除补贴仍亏损

  对于巨额亏损,旷视科技解释称,这主要是由于优先股的公允价值变动及持续的研发投资。经调整后,其2018年净利润为3220万元,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为3270万元。

  即便如此,旷视科技的盈利能力也存在“水分”。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其收到政府补贴分别为203万元、0.6亿元、0.9亿元及0.4亿元。换句话说,剔除补贴后,旷视科技在2018年约亏损0.6亿元,2019年上半年亏约700万元。

  从盈利能力来看,城市物联网解决方案在旷视科技的收入占比最高,在2019年上半年达到了73.2%。同期,个人物联网解决方案的占比为21.8%。不过,城市物联网解决方案的毛利率为59%,低于个人物联网解决方案(SaaS)的87.2%。

旷视科技备战科创板:曾因人脸识别遭质疑 剔除补贴仍亏损

  印奇在一封公开信中,将人工智能创新比喻为一场“无限游戏”。在印奇看来,有限游戏通常受时间限制,有输赢双方及明确的规则,而无限游戏则会一直持续,规则和参与者也会不断改变。

  印奇认为,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我们必须树立明确的战略和清晰的愿景,让它们像‘北极星’一样引领我们走向下一个目的地。”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