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价会否“一江春水向东流”?


金价会否“一江春水向东流”?

  2020年7月27日,国际金价突破1921.15美元/盎司的九年前历史高点。然而金价并没有就此善罢甘休,于8月4日历史上首次升穿2000美元/盎司大关。高处不胜寒,市场未能在“神奇”整数关口上方站稳,8月7日,伦敦现货金价在触及2075.14美元/盎司后,开始出现大跌,三日内一度重挫超过200美元/盎司,跌幅超10%,后有所反弹至1947美元/盎司附近震荡。归根结底,黄金价格就是市场对投资者忧虑的定价而已,投资者对世界越是焦虑,金价就越是坚挺,因此探析投资者“几多愁”很关键,也是判断金价会否出现“一江春水向东流”的重要基础。

  此轮暴涨超越2008年,直逼50年前行情

  2020年初至8月23日,伦敦黄金现货价格呈现出四大阶段性特征,分别是1月~3月9日的持续走高、3月10日~4月14日的深V形先抑后扬、4月15日~6月18日的震荡平盘和6月19日~8月7日的屡创历史新高。

  受全球地缘政治风险大增、中美摩擦升级及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加速扩散的避险需求抬升影响,黄金现货价格从1月初的1517美元/盎司持续走高至3月9日的峰值1703.6美元/盎司,涨幅超12%。

  受疫情扩散超预期影响,海外资产大幅调整始于2月下旬,并伴随油价暴跌冲击,在3月9日后出现明显的流动性危机特征,黄金现货价格从3月9日的峰值1703.6美元/盎司走出先抑后扬,下挫至3月16日的1451.13美元/盎司,6个交易日跌幅达14.8%。

  伴随美股多次熔断暴跌,3月9日以后市场出现黄金、美债等多资产通杀的局面。从交易机制上看,这是由于金融机构自身带有杠杆,美股剧烈下跌导致部分金融投资保证金追加和应对客户赎回的需求明显加大。这就形成“股价下跌—资金需求加大、抛售股票—股价进一步下跌”的反馈循环。这种反馈循环将加大市场的去杠杆化行为,而这在量化程序交易中更为明显。在本轮暴跌前,据统计,美股交易量中至少三分之一是量化交易。同时,在股价快速下跌特别是出现熔断预期的情况下,投资者会开始抛出手中各类资产以换取现金,黄金资产也遭到了抛售。

  随后美联储的大规模救市政策,挽救了市场于流动性危机的门槛上。价格型政策工具端,3月3日,美联储紧急降息50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下调至1%~1.25%目标区间,3月15日,美联储再度紧急降息100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下调至 0~0.25%目标区间,重回零利率时代。数量型政策工具端,3月23日,美联储再次开启无上限量化宽松操作。在此轮宽松货币政策影响下,3月4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降至0.98%,为美国国债历史上首次跌破1%关口。在此背景下,金价大幅反弹至4月14日的1747.74美元/盎司,21个交易日涨幅达20.4%。

  在4月15日~6月18日的震荡平盘后,金价在6月19日~8月7日势如破竹,屡创历史新高。回顾过去三个月,黄金价格的上涨幅度基本沿着情景假设中最为强劲的路径在演进,甚至超过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的速度,这也侧面反映了2020年市场情景在全球货币超发速度和数量、恐慌情绪及经济增长前景等方面,比2008年更为严峻,更为接近1970~1980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时期。直接诱因有三:

  其一,实际利率走低是支撑此轮金价大涨的核心逻辑。实际利率等于名义利率减去通胀率,则国际金价与名义利率负相关,与通货膨胀正相关。分析国际金价涨跌现状与未来走势,在很大程度上就拆解为分析名义利率与通货膨胀两大核心动力。名义利率的下降和近期通胀走高致使实际利率大幅走低,继而推动金价创出历史新高。一方面,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冲击,美国实施了无限QE(量化宽松)政策,并维持零利率政策,作为衡量美国无风险利率的最佳指标,十年期美债收益率更是持续走低,说明名义利率处于历史低位。4月以来,十年期美债收益率维持在0.53%~0.91%的区间波动,不仅波动幅度小,而且此区间也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最低水平。8月4日,十年期美债收益率下探至0.505%,再创历史新低,也是2020年第三次跌破0.6%关口,疫情彻底结束前或仍将保持在低位震荡。

  另一方面,美国通胀水平及通胀预期有所抬头,致使美国实际利率大幅走低。6月和7月美国CPI水平均环比上涨0.6%,高出彭博社此前调查业内预测0.3%接近一倍,相较去年同期,当前CPI水平已经上涨1%。

  其二,本轮金价大涨也有着明显的资金推动型特点。黄金需求的主要方面是金饰品生活消费、科技生产与央行买入所代表的生产生活需求,近五年占比近70%,其中金饰品需求占比超过50%;包括金币、金条与黄金ETF在内的投资需求则占比近30%。但2020年投资需求显著高于金饰品需求,成为最大需求端,且相对占比达到历史峰值,黄金交易所买卖基金(ETF)及其类似产品大量配置黄金资产,推动金价稳步上涨。世界黄金协会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底,全球黄金ETF等产品已连续八个月出现资金净流入,仅7月资产管理规模(AUM)就增长97亿美元,相当于增加了166吨的黄金仓位。今年前7个月,全球黄金ETF总流入899吨,约491亿美元,远高于2009年的年度流入记录,当年全球黄金ETF的总购买量为646吨。

  其三,以中美冲突为特征的地缘政治风险和避险情绪上升也助推金价涨幅。从5月起,中美关系恶化,再加上美国大选混乱局面、疫情失控、黎巴嫩大爆炸等因素,金价也就成了脱缰的野马。

  2022年前黄金价格或将先扬后抑

  2020年11月美国大选前,我们认为美国实际利率仍将处于低位,黄金价格大幅向上和下挫的概率都较小。2020年8月,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已降至极低水平,降无可降。叠加美联储收益率曲线控制政策预期,名义利率端稳定性将进一步增强,在今年内甚可视为“稳定值”。且此次“货币大放水”随后的预期发展与往年大有不同,美国货币政策料将持续宽松。因疫情危机仍在,历史上在“通货膨胀预期上升—预期美联储货币政策将随之收紧—名义利率回升”的预期恢复路径已被隔断。而在通胀周期性视角下,美国与全球的通胀水平现均处于历史低位,此后通胀预期将带动通胀有所回升,将成为黄金价格上升的动力支撑。但此轮通胀修复上行空间有限,疫情影响下将推升货物商品的价格,但服务商品价格由于线上化与疫情隔离,则反而存在一定的下行压力。而美国宏观杠杆率的攀升,也为名义利率端戴上了“紧箍咒”,黄金上升空间有限。

  展望大选后至2021年上半年,黄金价格或将在2021年上半年存在通胀支撑型上涨行情。基于疫情不会快速结束和美国无限QE政策不会在明年年中结束的判断,十年期美债收益率在明年7月前或将保持目前低位震荡,美联储继续执行收益率曲线管理政策,名义利率水平维持低位。但随着经济逐步复苏,明年同期,国际能源市场大概率将回归理性,名义利率保持稳定的前提下由供求决定市场定价回升,则黄金价格将与通胀共舞,再度走高。

  如果要预测2021年之后的趋势,这将取决于疫情演进这一核心因素,黄金价格或将出现一定程度的回调。数月后秋冬季北半球存在疫情二次暴发风险,尽管俄罗斯宣布首款疫苗注册,但该疫苗尚未通过临床三期试验,后续多国疫苗研制时间多存变数。如果疫情长期持续,实际利率或将维持在低位,金价或仍震荡走高。一旦疫情在2021年底彻底结束,负面冲击也逐步消化后,2022年美国政府杠杆率亦将逐步回落,宽松货币政策将逐渐由财政政策所替代,美债收益率则将摆脱政策束缚,进入市场化回升周期,而黄金则将于名义利率端持续承压。

  不过总体来看,在与美元脱钩近50年后,黄金摆脱货币属性回归商品本源,由市场供求决定其价格涨跌,由于黄金的供给端总量、结构与成本的“三稳定”,黄金价格的决定力量更多源自需求端,尤其是投资需求。全球央行近年频频分散外汇储备中的投资种类,持续增持黄金,这一趋势或将持续,也是黄金价格在中场获得支撑的重要因素。根据世界黄金协会统计,截至2019年末,全球央行已连续十年净买入黄金,2018年和2019年分别购入656吨和650吨,为过去50年来购买量最大的两年,新兴市场央行成为黄金需求的新主力,其中中国的黄金储备在2019年末达到1948吨,占外汇比重3%。

  随着全球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不断抬头、贸易摩擦和武装冲突等风险渐次加大,预计各国央行将在中长期增加黄金配置,以应对全球不确定性加大的情景。

  (作者系经济学博士,分别供职于工行及对外经贸大学,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紧抓创业板2.0大机会! 金价会否“一江春水向东流”?

责任编辑:张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