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戈:贸易脱钩,还是融合?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 伍戈

  核心观点:

  1.与改革开放的前四十年不同,我国当前所处的外部环境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际局势的变化增添了各界对于我国贸易前景的担忧。但超出预期的是,近年来面对贸易摩擦和新冠疫情等轮番冲击,我国进出口贸易在世界的占比逆势上升。未来我国外贸能否保持如此韧性,与全球究竟会脱钩还是融合?

  2.无论是中美贸易摩擦期间我国商品“转出口”凸显,还是新冠疫情时期我国防疫物资出口攀升,都彰显出市场在全球资源配置中的作用,这些似乎并非政治力量可以左右。从供给层面看,我国在出口的门类齐全性和技术复杂度等方面优势明显,跨国数据对此都有印证。东南亚等后起之秀仍难撼动我国的地位。 

  3.从需求层面看,我国国内零售市场的规模已逼近全球最大的美国,预计在2022年前后实现赶超。随着消费的扩大,我国进口规模也水涨船高,并有望在未来几年成为世界最大的商品进口国。此外,我国经常账户顺差占GDP的比重已降至国际公认的合理均衡水平。这些都预示着我国与全球正在融合而非脱钩。

  4.当前全球疫情依然严峻,诸多国家生产供应的恢复也有待时日。而我国率先管控住疫情并积极复工复产,短期内在全球进出口贸易领域的相对优势十分明显。值得一提的是,此次疫情过后,基于风险分散等经济安全而非单纯生产效率的考虑,部分产业在全球范围内进行重新布局配置在所难免,但或是慢变量。

伍戈:贸易脱钩,还是融合?

  正文:

  与改革开放的前四十年不同,我国当前所处的外部环境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际局势的变化增添了各界对于我国贸易前景的担忧。但超出预期的是,近年来面对贸易摩擦和新冠疫情等轮番冲击,我国进出口贸易在世界的占比逆势上升。未来我国外贸能否保持如此韧性,与全球究竟会脱钩还是融合?

  图1.我国外贸份额逆势上升

伍戈:贸易脱钩,还是融合?

  来源:WIND,WTO

  一、贸易韧性背后:市场的力量?

  虽有贸易摩擦及新冠疫情等轮番冲击,但市场似乎总能自发维护贸易的某种韧性。受中美贸易摩擦加剧的影响,2019年我国对美出口下滑了约600亿美元,但我国对东南亚出口却上升了近400亿美元,“转出口”等市场行为很大程度对冲了加征关税的不良影响。新冠疫情爆发以来,虽然全球需求断崖式下滑,但防疫物资、居家办公等需求的迅速增长却使得我国出口具有韧性。

  图2.市场似总能自发维护贸易的韧性

伍戈:贸易脱钩,还是融合?

  来源:WIND,笔者整理

  注:出口数据均为同比增速。

  二、脱钩还是融合:供给的力量

  从供给层面来看,我国是全球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所列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也是参与国际贸易中行业数量最多的国家之一。同时,我国出口产品已具备较强的技术复杂度和规模效应,跨国数据对此都有印证。东南亚等后起之秀仍难撼动我国的地位。

  图3.产业齐全性和技术复杂度的优势

伍戈:贸易脱钩,还是融合?

  来源:UNCTAD,WIND,笔者整理

  注:出口行业数量为海关行业数经各国出口占全球的权重调整。出口复杂度参考Hausmann R, Hwang J, Rodrik D.(2007)。

  三、脱钩还是融合:需求的力量

  从需求层面看,我国零售市场规模已逼近全球最大的美国,预计在2022年前后实现赶超。在消费不断扩大的同时,我国进口有望在未来几年内成为全球最大的商品进口国,从而积极拉动全球的总需求。此外,我国经常账户顺差占GDP的比重近年来一直维持在2%以内,属于国际公认的合理均衡水平。这些都预示着我国与全球正在融合而非脱钩。

  图4.我国零售市场引领全球需求

伍戈:贸易脱钩,还是融合?

  来源:WIND,IMF,笔者预测

  当前全球疫情依然严峻,诸多国家生产供应的恢复有待时日。而我国率先管控住疫情并积极复工复产,短期内在全球进出口贸易领域的相对优势十分明显。值得关注的是,美国、欧盟、日本等国近期提出通过补贴等方式推动有关产业回迁国内。基于风险分散等经济安全而非单纯生产效率的考虑,部分产业在全球领域进行重新布局配置在所难免,但或是慢变量。

  表1.疫后部分产业或全球分散布局

伍戈:贸易脱钩,还是融合?

  来源:根据各国官员发言整理

  四、基本结论

  一是无论是中美贸易摩擦期间我国商品“转出口”凸显,还是新冠疫情时期我国防疫物资出口攀升,都彰显出市场在全球资源配置中的作用,这些似乎并非政治力量可以左右。从供给层面看,我国在出口的门类齐全性和技术复杂度等方面优势明显,跨国数据对此都有印证。东南亚等后起之秀仍难撼动我国的地位。 

  二是从需求层面看,我国国内零售市场的规模已逼近全球最大的美国,预计在2022年前后实现赶超。随着消费的扩大,我国进口规模也水涨船高,并有望在未来几年成为世界最大的商品进口国。此外,我国经常账户顺差占GDP的比重已降至国际公认的合理均衡水平。这些都预示着我国与全球正在融合而非脱钩。

  三是当前全球疫情依然严峻,诸多国家生产供应的恢复也有待时日。而我国率先管控住疫情并积极复工复产,短期内在全球进出口贸易领域的相对优势十分明显。值得一提的是,此次疫情过后,基于风险分散等经济安全而非单纯生产效率的考虑,部分产业在全球范围内进行重新布局配置在所难免,但或是慢变量。

  【作者】

  伍戈: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曾长期供职央行货币政策部门,并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担任经济学家。中国经济学最高奖“孙冶方经济科学奖”获得者,曾获浦山政策研究奖。

  徐剑、文若愚、高莉:长江证券研究员。

  田野、郝宁宣、张菁、孟煜朝、高童、李晟:长江证券实习研究员。

  (本文作者介绍: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总裁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