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博士鲁比尼:现在给美元霸权唱挽歌 还远远为时过早


末日博士鲁比尼:现在给美元霸权唱挽歌 还远远为时过早

  美元指数在今年3月份升破100之后便掉头向下,累计跌去近10%。这一跌幅令许多唱衰美元的投资者与机构纷纷开始预测:美元作为全球首要储备货币的岁月可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然而,向来对市场预期悲观,人称“末日博士”的知名经济学家鲁比尼当下却有不同看法,他指出,现在就过度看衰美元,预测其将跌下神坛,在时间上未免还是太早了一些。

  虽然,在美联储启动强力货币宽松政策措施之后,美元就出现了持续贬值的行情,与此同时

  现货黄金价格一路飙升,而通胀预期也有所抬头,这意味着作为全球首要信用货币的美元在购买力保值上面临着强力的威胁,但鲁比尼却强调美元当前走势仍是受到短线因素影响,而放到长期框架下看,情况却更加复杂。既有利多因素,也不乏利空因素。如此来看,美元的霸主命运还会在日后远期再接受多重考验。

末日博士鲁比尼:现在给美元霸权唱挽歌 还远远为时过早

  美元汇价承压,危机乍现

  短期角度下,显然美联储的超级宽松货币政策成为了对美元购买力构成利空的最主要因素。而美联储此举也是迫不得已,因为其必须采用照单全收的方式,将美国财政部发售的天量国债货币化消化殆尽。在此状况下,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也就显得比其他发达经济体央行更加宽松。同时,美国疫情迟迟味受控以及由此引发的经济脆弱局面,也强化了美元所承受的下行压力。

  与此同时,美元还会与美国之外市场的风险情绪反向运动,扮演一定意义上的避险货币角色,这就是其在全球疫情第一波爆发的2-3月间大幅跳涨的原因,不过,在全球整体市场风险情绪回暖后,

  美元指数就从四月份开始逐渐变本加厉回落了。

  此外,美联储激活了与其他国家央行的货币互换措施,这使得全球多国所持有的美元现金在疫情过后集中被释放后流向市场,自然压低了其汇价。同时,亚欧经济体先于美国对疫情实现了控制,这消解了全球恐慌情绪,令避险美元遭到抛售。反过来,美国本土的公共卫生困境则也令美元汇价继续承压。

  并且,之前自2011年开始,美元指数已经累计升值了近30%,这在美国面临财政外贸双赤字的大背景下显然是难以维持的,而美国方面自身也希望通过放任美元贬值来恢复出口竞争力,并同时将超额的赤字与债务“蒸发”消除。如此背景下,不能排除这轮美元贬值是美联储配合美国特朗普政府的有意而为之行动。

  美指缺少持续下跌空间,霸主地位无虞

  但即使如此,近日以来的消息面背景却重新显示美元有再度走强的可能,原因在于亚欧多国疫情二度暴发,令之前预估的“V”字型增长可能变成痛苦而缓慢的“U”字型,甚至可能出现双底衰退,如此背景下,对美元的避险买需仍可能随时卷土重来。

  而从中长期来看,仍有多重因素能够对美元的全球霸权地位起到巩固作为。至少,美元计价资产灵活的汇率机制,较少受到资本管控影响,还发育了良好广泛深入的债券市场。这意味着即使汇率有波动,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的首选仍然是瑕不掩瑜。更重要的是,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种其他货币或者货币等价物能够完美地取代美元的计价标准、支付媒介与储备货币这三大作用。

  更重要的是,即使受到了疫情的冲击,美国的潜在经济增长动能仍能达到每年2%的水平,高于大多数的其他发达经济体。同时,美国经济在众多领域充满竞争力且保持的领先地位,足以吸引来自全世界多地的投资。如果其他货币要想取得与美元等同的地位,那么其就需要同时保持稳健的经济增速、全面开放的资本市场、巨大的进口需求市场和强大的债券市场投资吸引力,目前,尚无一种其他货币能在此领域与美元匹敌

  美元长期前景:不作死就不会死

  而真正的问题在于,有哪些因素会长此以往真正地损害美元的国际地位。其一便是美国无节制地经像将其巨额财政赤字市场化,引发巨额经常账赤字并带动通胀抬头,令美元不光相对投资资产,而是实打实地相对一般商品出现购买力的缩水,这时,其储备货币价值就会遭到质疑。虽然,美国当前巨额发债拼命印钞,或许只是抗击疫情过程中权宜之计。但一旦经济政策对此长期“上瘾”,前景就可能变得不妙。

  同时,如果美国政府将美元用作在贸易、金融和科技竞争领域的弹药和武器,那么其货币信誉就会在无休止的摩擦中进一步受损。这意味着,美国大选之后下一届政府的外交与贸易政策动向,更加尤其值得关注。但无论如何,美元的国际霸主地位短时间内仍是无恙的,要想看到它跌落神坛,也需要之后数十年间一个漫长的过程,在各种天灾人祸叠加更多决策错误的状况下才会发生。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紧抓创业板2.0大机会! 末日博士鲁比尼:现在给美元霸权唱挽歌 还远远为时过早

责任编辑:郭明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