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大学教授:世界的爱丽丝——Libra

  意见领袖丨Project Syndicate

  本文作者:巴里·艾肯格林(Barry Eichengreen)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教授

加州大学教授:世界的爱丽丝——Libra

  谈谈“反对科技”(techlash)。去年6月Facebook计划推出“稳定币”(stablecoin)Libra,人们对此摩拳擦掌,几欲动手。(我坦白,我本人也几欲动手,或者说动嘴。)这一反应体现出人们对其母公司的负面态度。人们担心,Facebook将利用消费者对于Libra的依赖,收获他们使用Libra的数据,并出售或部署这些数据获取利益,比如增加平台流量。

  为了缓和这些担忧,Facebook成立了独立子公司Calibra负责开发Libra。它还成立了独立的Libra协会提供管理监督。但是,它很快就发现,缓和担忧和消除担忧并不是一回事。

  一个不利之处是该计划本身只是个半成品。人们不清楚Calibra公司团队是否明白保持稳定币稳定的困难。其白皮书并未列明Libra协会将持有什么高流动性安全资产作为储备,以便在稳定币价格出现波动时通过买入和卖出稳定价格。它没有认识到,以安全和高流动性为卖点的资产,可能突然之间变得既不流动也不安全。

  白皮书也没有认识到Libra可能给金融稳定造成的风险,以及成立Libra最后贷款人的必要性。如果Libra仍然是一种纯粹而简单的支付工具,那么这些担忧可以打消。但如果它成为重要的全球支付货币,那么基于Libra的证券和衍生品生态系统可能应运而生。这些工具价格的突然变化可能会动摇金融体系,需要发起人进行市场干预。Calibra显然没有考虑到这一切,因此,监管者很快就表达担忧也就不足为奇了。

  最后还有一种风险,如果全球稳定币取得成功,将拥有货币控制权。在完全美元化的国家,如萨尔瓦多和厄瓜多尔,美联储控制了当地的货币条件。类似地,普遍使用Libra将让本地货币控制权落入一小撮央行手里——它们的货币构成了Libra币值的盯住对象。萨尔瓦多和厄瓜多尔这样的国家可能乐于见到这样的结果,但珍视国家央行根据本地需要调节货币条件的国家不会愿意。

  从积极的方面说,Libra项目将注意力集中在两个问题上:跨境支付成本,以及发展中国家金融包容度不足。不经意间,它将注意力导向一个事实,即已有众多计划正在试图解决这些问题,并且为此提供了新的动力。

  目前,支付领域正在发生剧变。桑坦德银行(Santander)等跨国银行正在使用初创公司瑞波(Ripple)创设的数字平台进行不同国家分支机构间的转移支付,其交易时间略长而成本有所下降。支付领域的领导银行JP摩根正准备推出JPM币,将用许可制(或私有)区块链实现不同国家不同金融机构之间的资金转移。面对去中介化威胁,世界银行间金融通讯协会(SWIFT)的反应是开发自己的数字信息服务SWIFT gpi。

  此外,从新加坡到欧洲的各大央行都建立了实时零售支付系统,能够即刻清算和通知交易,每天24小时、每周七天不间断,同时还在探索如何彼此以及(暗中)国际相连。中国人民银行等央行也在准备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推动邻国银行、企业和投资者接受。

  换句话说,跨境交易需要五天时间、并付出5%的交易成本的日子已经一去不返了。Libra的前景给了央行、商业银行和SWIFT新的激励开发更有效地机制执行这一功能。但创新和适应的压力已经存在,Libra有充分的理由成为跨境支付问题的解决办法。

  对于金融包容度,Libra的立足点更加扎实。Libra项目强调了M-Pesa等安排,通过这些安排,东非人民可以用手机实现支付并参与越来越丰富的金融交易,哪怕他们没有银行账户。但Libra项目也强调移动支付相对高昂的成本,这反映了一个事实,即这些系统由电信垄断商运营。

  一种应对是通讯行业去监管化并鼓励竞争。另一种是央行进入数字赋能的零售支付业务。柬埔寨国民银行就是央行在这方面迅速采取行动的例子。

  其他央行也需要跟进。直到政府、监管者和央行在金融包容度问题上取得进展,Libra的争论才会消散。

  (本文作者介绍: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被称为“世界上最具智慧的专栏”,作者来自全球顶级经济学者、诺奖得主、政界领袖,主题包括全球政治、经济、科学与文化塑造者的观点,为全球读者提供来自全球最高端的原创文章、最具深度的评论,为解读“变动中的世界”提供帮助。)